自饶恕中得医治-林奂均

 

  一九八○年二月二十八日,我放学回到家,按了半天电铃,没有人回答,只好坐在门口等家人回家,过了很久,有位陌生人从里面开门,年仅八岁的我很天真,不疑有他,因为家里常有客人进出,所以直接走回房,渴望快一点放下书包。突然间,我意识到背后有东西冲着我来,猛一转身,看到一个陌生人拿着刀子,狠狠一刀将我刺倒在地,我试图躲在书桌下保护自己,并且向着那个人大哭,想博取他的同情,停止伤害我,但他更残酷地继续刺了我七、八刀。

  就在那时,阿嬷走进屋子,那个人将我反锁在屋内,没人能够救我,我听到他和阿嬷在外头发生搏斗,当时,我听到阿嬷尖叫我的名字“奂均”!她是那么地爱我,在危难中奋不顾身只挂虑着我,我试着回答,但实在没有力气发出声来,只听到阿嬷不断地叫着“奂均”。

  我的房间窗外有围墙,墙外就是大街,所以我企图跳墙去求救。平常可以轻而易举的跳,现在却无力地跌倒在地。于是我告诉自己,“死也要死在爸妈的床上。”

  带着满身的刀伤痛苦地爬到父母的卧房,进去躺在床上等死。神的怜悯!我居然被爸爸的秘书田阿姨发现了,她叫救护车送我到医院,医生认为我活不成了,可是奇迹地,我竟然活了。

  一年后,妈妈才温柔地告诉我,阿嬷和两位妹妹都过世了。妹妹是被一刀刺入胸部丧命的,祖母则全身被杀了十三刀致死,她离世前最后一句话竟然是我的名字“奂均”。我听了这个消息,心都碎了!无法形容那种哀痛,哭得柔肠寸断,多么渴望再看到她们,就是五分钟也好,我要告诉她们,我有多爱她们。

  最后,我停止哭泣,并且发誓再也不哭,为了我的父母,我要更坚强,任何事都埋到心的最深处。

  从那天起,我比同年龄的女孩成熟多了,自己背负着许多隐藏的痛苦,即使是那么的年幼,却知道复仇的苦毒。躺在床上试着回想凶手的模样,等我长大要找他,亲手杀了他。同时,我愈来愈有自信,不再相信任何人,我要用自己的方式过生活,我要作自己的主!仗着自己的成就和独立,更自信而傲慢自大。因此,我将往日的痛苦推向心的最深处,从此不再去触及或治疗。我的心愈来愈坚硬、黑暗,充满罪恶和苦毒。

  但赞美主,是他奇妙的恩典,没有允许我走在自己所选择孤单黑暗的路上,他清楚,唯有他自己能够挪开我全部的苦毒,医治我所有的伤痛,因为爱,他仁慈地选择了我,预备许多人在周围爱我、照顾我、为我祷告。我回想起那年当我正在手术房进行开刀时,隔壁一屋子的人,跪在那儿为我垂危的生命迫切祷告,今天我才能有重生的身、心、灵。更确信神在我的生命中已有了计划,在这黑暗世代中将他的福音见证出来,为他的荣耀渡在世的日子,并且永远与他同在。

  我学习到耶稣的饶恕足以粉碎那凶手所筑的苦毒和憎恨之墙,现在我不但可以饶恕他,甚至还用基督的爱来爱他。神的爱太有能力了!当我学会饶恕,我的心终于得到自由,而且得到完全的医治。

  (编注:本文作者系林义雄先生住宅血案中唯一生还的女儿。本文同时登载于《台湾日报》。)

  林义雄先生及林宅血案的相关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