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良的见证

 

  编按:今年九十五岁的张学良先生,现仍寄居美国夏威夷,他算得上是中国历史上的知名人物;虽然有人说他好,也有人说他坏,但无论如何,他靠着主恩成了一个基督徒,并且写下他信耶稣的经过。(本文寄自夏威夷程嘉乐牧师,值得一谈)

  很多人都想要知道,我怎么会信基督教。我现在就把我信基督教的经过,讲一讲。我想神既然赐给我这么长的寿命就是要我为祂做见证,传福音,领引人来信神和耶稣基督而得救。

  我年轻的时候,在奉天常到基督教青年会去打球。在那里认识了不少的基督徒。有时候我到那里去听演讲。我很敬仰南开学校的校长张伯苓先生和上海青年协会的总干事余日章先生,尤其是那时候奉天基督教青年会的总干事美国人普莱特先生,他很爱护我,并且愿意给我安排到美国去读书。他们都给了我很深刻的影响。无形中,我也对基督教有了好感。后来因为我进奉天讲武堂。毕业以后到军队里去做事,就很少跟基督教的人来往。

  以后,我从浙江,江西,湖南到贵州。在这一段时间里,都是研究明史。到了台湾后,我感到需要有一个信仰。那时候情报局派到我们那里负责的人是佛教徒。他说同我谈佛教,也为我安排去见在新竹的几位佛教法师。我同他们谈了几次,也买了许多佛教的书来研究,一直到我们搬到高雄要塞。

  有一天,蒋夫人(宋美龄)来访。她问我看些什么书。我告诉她我正在研究佛学。她就说:“汉卿,你又走错了路,你也许认为我信基督教是很愚蠢,但是世界各国许多有名的、伟大的人物都是基督徒,难道他们都是很愚蠢的人吗?”她说她希望我也研究基督教。我就告诉她,我很希望读点英文。她就去请刚从美国卸任回来的董显光大使来帮助我。

  他们来了之后,就常到我们那里来。董显光夫人是非常虔诚的基督徒。她来了就同我们谈基督教。他们送给我一本《相逢在髑髅地》(英文名“THEY MET AT CALVARY”)作为课本,我就把这本书译为中文。

  我们搬回台北不久,董先生夫妇就到美国去了。蒋夫人就派人来陪我到士林凯歌堂做礼拜,听道。我在那里认识了周联华牧师。以后他就来帮助我读经和研究神学。因为中译的神学书不合用,周牧师就建议申请美南浸信会的神学函授课程。从此我就研究神学,一共读了十几年,才拿到毕业证书。因为我的英文不好,每次寄来的功课必须由周牧师译为中文,录在录音带上。我听了之后,用中文回答问题,然后再由周牧师译为中文寄回神学院去。有一段时期,周牧师出国,我就自己用字典慢慢地读,所以用了这么长的时间。

  感谢主,在我读圣经的时候,神的光,照到了我的心里,使我明白祂的旨意和圣经里的话;祂的大能改变了我;祂的爱,使我知道祂是为我舍己,使我因信耶稣基督而得救。我在一九六四年受洗。神给我所安排的实在是非常奇妙。祂先使我跟基督徒接触,又叫祂的仆人和使女来带领我,又再给我安排安静的环境和很长的时间去研究神学,然后给我安排到夏威夷来。

  我从来也没有想到夏威夷来。来了之后,不久就被我们的亲友带到基督教公理会来做神奇礼拜,听程嘉禾牧师讲道。我于1994年1月21 日在教堂做见证。

  以下就是我的见证:

  各位弟兄姐妹:

  我张学良己经94岁,感谢主,我还没有糊涂。今天看到诸位真是非常地高兴。我年轻的时候在军队里,可以说什么事都做。在内战的时候,我参加了许多战役。像我这样的人,怎么能做基督徒?实在是主的恩典。

  我们要做基督徒,很简单,只要心里无论大事小事随时祷告,应该做的求主引导,不应该做的求主拦阻。我曾是一个放荡的人。现在我把自己交给耶稣基督,一切事情归荣耀于主。

  大家对我有种种的说法。有人说我好,我也不见得有那么好;说我坏,我也没有那么坏,神却知道。我这个出身行伍在军队里混的人,今天能成为一个基督徒,不是靠自己,完全是主的恩典。

  主实在是恩待我,把我从罪中拯救出来。我现在很自由,无论什么都无所畏惧。我希望诸位都会信主。但是做一个真正的基督徒,是要从内心里,不是在口头上,也不是在外表上,而是要真正地信神和耶稣基督是你的救主,把自己投入主的怀抱中。谢谢各位。

  我真是感谢主,在我这一生中,祂引领我,磨炼我,教导我,把我从罪中拯救出来,成为一个基督徒;使我能成为祂有用的仆人,能为祂工作。我现在所有的喜乐和平安都是神所赐给我的恩典,所以在未来的日子里,我要存着一个感恩的心,来为祂做见证,传福音。

  最后请大家看两段圣经:

  1.“然而我今日成了何等人, 是蒙神的恩才成的;……这原不是我,乃是神的恩与我同在。”(哥林多前书15:10)

  2.“你们得救是本乎恩,也因着信。这并不是出于自己,乃是神所赐的。(以弗所书2:8)

  张学良

  1995.11.19 感恩节礼拜

  于夏威夷第一华人基督教公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