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者的心声-陈皆时

 

  虽然我是在佛教徒的家庭成长,但我对于信仰一点儿兴趣也没有。以我的立场来说,只有两种人才需要宗教,一种是年纪大的人,知道自己在世的日子不多,并且想寻找来生的出路;另一种就是无所事事的人,有太多的时间需要打发掉。至于我,打算趁年轻时多多享受人生。

  行差踏错,在我十三岁那年,我就已经尝试吸毒,不久便上瘾了。十五岁那年,我因为干下了勒索案而被学校开除。由于我的年纪还很轻,所以没有被判入狱。可是在我十六岁生日前两个星期,我就没有那么幸运,我被抓到戒毒所去,在那里呆了六个星期。释放后不久,我又再沾染毒品,就这样被拘禁在戒毒所将近两年。 被释放之后,我便达到了国民服役的年龄,就进入军营当起阿兵哥来。我似乎天天都惹是生非,终于有一天被拉去受审,法庭判我坐牢三年。很不幸的,在出狱十个月后,我又重蹈复辙,被遣送回牢狱中,到1990年才得释放。我就是这样进进出出监狱,那时我已经二十九岁,在监狱里度过我人生最宝贵的八年。我更胆大包天的避开警察的鉴察,弄来了一本假护照,跑去马来西亚躲藏起来,希望在那里能有机会闯一闯。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在那里情况更糟,我吸毒过度,差点儿丢了命。我还不愿这么快死去,于是两年半之后,我又偷了护照,回来新加坡,到一间基督教的戒毒中心求助。我虽然在那里信了主,但没有真正把生命交给主。几个月后,我便走回老路,吸毒去了!现在,我真正开始相信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句话,一日吸毒,终身上瘾。我若死,就一定是死于毒品的祸害。 有一位朋友经过无数次戒毒,却无法戒除,他痛苦到了极点,终于自寻短见,可怜他的高龄母亲看着亲生儿子吊死。还有一个,当警方要逮捕他的时候,从六楼跳下去,不治身亡。

  你或许会问,为什么?为什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怎么可能?为什么不能,我们如果被释放,也会让人瞧不起;千方百计想戒毒却不成功。在牢里或者释放出来都一样,生命对我们还有什么意义呢?何况,我们带给周围的人、亲人、家人和朋友,只是痛苦、悲哀和伤害。请告诉我怎样才能补偿,至少不再伤害他人?那时,我认为死就能够解决问题,只有死亡才是答案。 两年前,我坐在一间空洞的房间里,想死了一了百了,我一直不停的哭。哭啊哭,我忽然听到神跟我说话,叫我回去他的身旁。因此,我打消了死的念头,回去以前那所基督教戒毒中心。在那里,我学习祷告,我说,神啊!我知道您给了我这美好的生命,但我一直不断的破坏他,求您再次带领我的生命。这次,神不只给我新生命,而且还带我到一间教会,给了我新朋友。我感受到他们的关怀、爱护。神也把我母亲的笑容带回来,从此家里也有了欢笑。我想起圣经的话: 你若将心安正,又向主举手,

  你手里若有罪孽,就当远远的除掉,也不容非义住在你帐棚之中。

  那时,你必仰起脸来,毫无斑点,你也必坚固,无可惧怕。

  你必忘记你的苦楚,就是想起也如流过去的水一样。

  你在世的日子,要比正午更明,虽有黑暗,仍像早晨。

  你因有指望,就必稳固。也必四围巡查,坦然安息。

  (约伯记11章13-18节)

  有一天,我对神的爱感激不尽,对主给我的新生命充满了感恩。我告诉主,我会事奉他。那一年,我向新加坡神学院报了名,求主也继续保守我。愿一切荣耀归与主!

  (编按:原稿是以英文书写。如今作者已神学毕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