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里复活的见证

 

  佚名

  冯老太太是上海庄元大已七酒庄的老板娘,那时已七十多岁。十余年中,她患着多种的病——肺病、胃病、肝病、肾病、心脏病、糖尿病、盲肠炎、咳嗽、哮喘等病。曾施过三次手术,都没有功效,但主亲自施恩救了她。

  远在一九四九年的九月,中秋节后,笔者照例早上收听李观森先生在“上海福音广播电台”的讲道。随后报告冯老太太死里复活的事实。他邀请听众到他家里,亲见冯老太,并听她自己的见证。次日,笔者就带着两个小孩到李先生的府上。冯老太说:

  “我出生于拜偶像的家庭,一生食斋念佛,家中偶像亦多。我未读过书,亦未听过真神神创造万物和主耶稣救人的恩功。我患着十样疾病有十余年之久,曾施过三次手术,割治肺部及肠胃等。我住在上海虹口区,这里的日本福民医院,院长金福民医师亲自诊治和施手术。每次手术后,病况更差,最后不能用口吞下食物,仅靠胶管输送食物于胃中,身心痛苦,觉生不如死。后回家休养,全身无力,连说话都不能。不到两日,病势转剧。金医师说我患了十种病,无法应付,治好一种,另一病又起。他叹气说:‘若有人能治好你的病,我的招牌给他打破好了。'次日,病更严重,金医生来时我已死去。检查后,金医生发给一张死亡证。

  “我家富有,请了亲友八十余人,忙作寿衣孝服,折金纸为阴间使用,及料理饭菜。

  “大家正忙之时,死了六七小时的我,忽从厅中的板床中坐起来,且叫亲友拿杯茶来。屋中人人惊惶,逃走一空。有人说是鬼呀!我大声说,我不是鬼。有一位叫耶稣救主的,医好我的病,叫我活过来。请快拿水来,我很渴呀!我再三请求,有一位较老的亲人就拿了一杯茶来,喝了二杯,我就说,我死了以后,就看见一位老伯伯,身穿雪白的长衣,脸面发光,头发长且白,如白羊毛,非常高大,我便叫他老伯伯。他对我说,我叫耶稣,是人类的救主,是造天地万物和人类的真神神的独生子,你不要叫我老伯伯,要叫我耶稣救主。他说你要我医好你的病吗?我就说,救主耶稣呀!我要你医好我的病。主耶稣便拿了一把剑,将我的胃部一割,拿出内脏,又再封了胃部。主耶稣就说,你的病好了,现在我要把你放下阴间去。我就看见阴间有死人的骨头,有蛇,有活虫,我很怕,对主说,救主啊,我不要在阴间,很可怕和痛苦。主便把我提到一个光明美丽的天堂。这里有高楼大厦,花园美景。每个门上有一粒大如大碗的珍珠,还有高大的人,背后插着两面大旗(按:为天使的两翼),现在我才知是天使。天堂环境极其优美。我对耶稣救主说,我愿住在这里。主对我说,你必须回世界去,向你的亲友及世人为我作见证,把你所看见的向世人讲解,使世人可以相信耶稣为他们的救主,不至于去到那可怕痛苦的阴间,反可以来到天堂享受永生的福乐,永世无穷。信主的人,主在十架上所流的血洗净一切罪污,没有罪污才能享受永远的福乐平安。

  “亲友们听见我的见证后就不再害怕了。知道是主耶稣医好我的疾病,使我复活,他们便欢喜快乐了。有的亲人便去找礼拜堂的牧师来讲道,使他们明白如何信靠主耶稣为救主。有的亲戚去请金医生再来检查我的身体。我又再对牧师和医生作见证。金医生证明我的疾病已完全痊愈,甚至以前手术的伤痕都不见。

  “金医生拿着检查的仪器打自己的头,并哭泣起来。他说他本是一个挂名的基督徒,一点不把神的道放在心中,也不读经祷告。他说他是个大罪人。医师的招牌已给主耶稣打破了,他不作医师了,今后要靠主发热心,要传福音领人归主。”

  此后不久,冯老太太被邀往上海、江苏各乡各城为主作活的见证,不仅使八十余名亲戚信主,亦使很多的人信主。

  这事过了数十年,印象仍新,又觉得必有很多人未知这事,故急促述这往事,希望同道因而更加热心事主,未信者能立刻信主得救,诚心所愿!

  有关上海福民医院的一点资料:

  上海福民医院是日本顿宫宽先生1921年创建的,坐落在四川北路闹市区内。1949年改名为上海市第四人民医院,现为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分院。

  ...鲁迅先生到上海半年后肺病复发,他去北四川路上的福民医院诊治,从此他和该医院的医生多有交往。1929年9月26日下午,许广平腹痛临产,送入福民医院;第二天早晨8时生下儿子;10月1日,先生在日记中记道:“下午往福民医院,与广平商定名孩子曰海婴。”... 摘自《鲁迅先生和这条街》一文

  ...1933年10月23日,鲁迅在知味观宴请日本福民医院院长和内山君等好友,亲自点了“叫化鸡”、“西湖莼菜汤”等杭州名菜。特别向客人介绍了“叫化鸡”的来历和做法。... 摘自《鲁迅饮食记略》一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