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治了我

 

  一九九三年初,我心脏病复发,频频早搏,心律不齐,脉搏忽快忽慢。以往我只要一些药就可以痊愈,这一次却不同,同一个医生,同一种药,服用了几个月却不见效,反而越来越不舒服。那时我唯一的女儿在美国快要入籍,为我办移民。,我想心脏那样子衰弱,怎能移民,心中非常担忧,整天思想集中在心脏的跳动上,无时无刻不看着脉搏,看看脉搏心律有无好转。我本来是个开朗乐观的人,以为休息休息便可以有益心脏,我放弃了各种活动,足不出户,整天躺在床上,坐在沙发上,更加集中地观察心跳。

  有一天,我感觉很不好,我和先生站在阳台上,我要求他今天不要出去,在家陪我,他一口回绝,说当天会议他是主席,不能不去,我听了非常难过,不知怎么脱口说出:“你走,我就从阳台上跳下去。”,他以为这只是恐吓,不理睬就走了。我一见走了,非常恐惧,马上掉过头,离开阳台,一口气连奔带跑到了虹口公园,公园离我家只有七分钟,我一见到朋友们就抱着他们说:“我要死了,我要跳阳台”。朋友们围着,听我说,安慰我,还陪我回家。

  从这天开始,我的内分泌完全混乱,日夜睡不着觉,吃不下饭,一天泻好几次肚子,对什么都不感兴趣,看不进小说和电视,听不进音乐,人虚弱到一动就全身出冷,极其痛苦。我脑子里有一个声音:“阳台,跳下去!”“不,我不甘心死!”。两种思想像胶一样粘着我,一分一秒也不放松,斗争激烈。我想到阳台去,但又怕,连看到阳台都会心惊胆颤。哦!我好苦啊!我身体一向不好——因心脏病剖腹产、开过结肠癌和胆结石,都是很危险的,但这些肉体上的痛苦没有能打倒我,我未想过死,这一次我却差点被打垮了。我看过精神科医生和心理医生,诊断为“老年忧郁症”,须长期服药,不是短期内就能见效。我急得很,好像一刻也不能忍受这精神折磨,真想跳下去一了百了。但我又不愿死。我先生把通向阳台的门都锁起来 ,整整一个半月在家陪我,寸步不离,万一必须离开,就把我托给邻居看顾。我胡乱求神拜佛,谁能救我脱离痛苦,我就信谁。有人给观音咒,叫我想死时就念咒,但“阳台”这两个字仍紧缠着我;有人劝我信耶稣,给我圣经。我想我初中时受过基督教浸体,为何不信耶稣呢?我就开始读圣经,尽量集中思想,希望不再想“阳台”两字。说也奇怪,读圣经时,我真的忘了“阳台”,但一停下来,阳台两字又来了。我别的书都读不进,唯有圣经,我能一章一章读下去,尽管只是机械地读,但能集中思想。有时读着读着,就想打瞌睡,但真的想睡时,又睡不着。后来我参加家庭聚会,这个家庭与我家同一个院子,每周一、三、四都有聚会。那时我非常虚弱,连走路都要人搀扶,每次由先生送我聚会,会后由一位姊妹送我回家。奇妙的是,我一到教会,脑中的“阳台”、“死”就完全消失无踪影,我能集中听道、读经、祷告。我脑子释放了。 我非常喜欢聚会。渐渐地,我一天比一天好。过了一个半月,我人也胖起来了,能一个人去聚会,甚至星期天能独自一个人走廿分钟上教堂做礼拜。到了九三年下半年,我基本上已恢复健康。由原来晚上服二粒安眠药减到只服半粒,有时可以完全不服。忧郁病的药从每日二粒减到半粒。心脏病由于对症服药也好了。九三年十二月我到了美国。 至今我的身体很好!从这一段经历,我深深体会到耶稣基督的能力:“除他以外,别无拯救。因为在天下人间,没有赐下别的名,我们可以靠着得救。” (使徒行传4:1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