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肤之爱

 

  兰大卫医生 ( Dr. David Landsborough ) 1870年八月二日出生于英国苏格兰。大学时代读的是文学系,在获得文学硕士之后,因为立志献身成为医疗传教士,才又进入爱丁堡大学医科就读。1895年六月,刚取得医学士学位,就被英国海外传道会派往台湾从事医疗工作并传扬神的爱。

  兰医生全心投入关心台湾人身体健康和心灵安适的工作,十七年后巧遇来台从事教育工作的连玛玉女士(Miss Marjorie Learner ) ,两人结为恩爱夫妻。原本担任台湾第一位风琴老师并推行妇女工作和儿童教育的“连姑娘”,婚后成了“兰医生娘”。眼见丈夫忙碌的医疗工作,她不但深受感动,且毅然投入毫无经验的护理照顾。

  “兰医生娘”不但承担了医院的护理工作,也时刻关心着医院附近的儿童。她热爱台湾囝仔宛如己出,并且教导住院的孩子和医院附近的儿童们唱歌、识字和乐理。兰医生夫妇同心协力服事众多苦难的台湾同胞,不但竭尽所能医治病患,每当病人送来鸡、鸭、鱼、蛋……等土产作为谢礼时,“兰医生娘”并没拿来自己享用,大部分都把它转送其他较贫困的病人和家属,供他们调养身体。彰化的基督教医院因着兰医生夫妇逾半世纪的奉献,成为台湾中部住民获得健康和希望的曙光。

  兰医生夫妇一生有数不尽的义举和感人事迹。象徵其舍己爱人的莫过于以下这则迄今仍脍炙人口的“切肤之爱”故事:

  周金耀是一对年迈夫妻的独养子,出生时他的生父、母为他造流年算命,说是缺金,因此托汉学先生取名为“金耀”;这孩子才满四个月,就因家贫以四十圆的代价被卖给同乡作养子。

  周金耀国小五年级时( 1928年六月),有一天黄昏被石头绊倒在庭院,跌伤右膝盖关节部位。伤势本不严重,仅仅外伤破皮罢了。隔天他照常步行四里去上学,如此经过四、五天后,伤口却开始化脓,并且隐隐作痛。养父以头发油和草药为他治疗,不料越敷越恶化,渐趋发炎肿胀。后来又求神问佛,经道士施以法术,用符纸治疗,结果非但没有奏效,终于引起中毒。 经过二十一天,养父觉得无计可施,遂背着金耀往彰化求医,先找汉医杨棕先涂抹药粉,却丝毫不见果效。

  有一天,金耀坐在轿上,养父也在一侧担着他,走到彰化北门口铁路边时,遇见一个老人心生怜悯的问道:“你们要到哪里去就医?”养父答说:“去棕先诊所治疗。”老人劝说:“若是外科,最好找兰医生。”

  因此他们就转往彰化兰医馆(即今日彰化基督教医院)求医。当时兰医生夫妇带着儿子们往中国山东烟台避暑尚未返台,就先由医院里的文辅道、林安生、洪大中三位医生共同施行手术,割除旧创的肉芽组织。兰医生返家后,经他悉心治疗,病症已脱离危险期。 周金耀住院疗养期间,兰医生夫妇对他的关爱照顾宛如父母。尤其是“兰医生娘”每天要到他床边好几次,教他读“白话字”(福佬话以罗马字拼音)、读圣经故事、读真道问答、读圣经、唱圣诗……,甚至还教他编织毛线,藉以减轻痛苦和悲伤。

  周金耀虽经长期治疗,伤口却长达尺余,很难再长出新的皮肤,甚至深恐并发成骨髓炎,最终难逃截肢的命运。

  有一天,“兰医生娘”获悉金耀的病情没有起色,若不及时动手术,恐有生命危险。她热切的和兰医生商讨究竟有什么方法可早日治愈金耀。兰医生说:“医典上记载了植皮术,这也许是治好此病唯一的希望;但是,这种手术务必切割其他部分的完整皮肤,然后补到患部。”又说:“可是,这种植皮手术至今还没有人实验过!” 兰医生夫妇虽想尽办法要救金耀,但却似乎遇着瓶颈;“兰医生娘”百思不解之余,心中忽受感动有所领悟!她很恳切的主动向兰医生提议:“假使割下我的一部份皮肤,补到金耀的患部,可以治好他吗?”夫妻俩商谈结果,下定决心要施行割皮、补皮的手术。

  有一天,“兰医生娘”来到金耀床边,温和的对他说:你愿意腿部的疾病早日痊愈吗?若用我的皮补到你的患部,会让你早点好起来喔! 据这位日后成为牧师,但事发当时年仅十三岁的周金耀回忆道:“当时我以为兰妈(按:金耀后来拜兰医生夫妇为义父母)是和我开玩笑哩!因为我从没听过割皮补皮这种事。”

  进行移植手术当天,医院里上上下下都很紧张,尤其是执行这史无前例的手术的兰医生。这种手术在医疗史上堪称创举,甚至在1928年代的世界医术中,亦是一项罕见的手术;更何况这是一桩极不平凡的大爱—仁慈的医生亲自动手割下妻子的腿皮,救治一名垂危的异国儿童。

  周金耀回忆昔境说:“因为当时的医术不及现在的发达,动手术当中,由于麻醉药力不够,我忽然在麻醉中苏醒过来,并亲眼瞥见兰医生正开始割除亦被麻醉中的兰妈的股腿皮肉,顿时我觉得宛如触电一样的震骇!虽然那些割下的四块兰妈的皮肤(每块约一寸宽三寸长)并没有补粘在我的身上(按:首次移植手术并未成功),但这个印象却深深的烙印在我心灵上,使我深受感动,一生无法忘怀。”他又说:“我没想到世上竟有这样慈爱的人,为了报答兰妈的大恩,我力求上进,努力求学,期望成为一名传道人,来服务人并传扬神美好大爱的信息。”

  这次的移植手术是这样的:兰医生先为周金耀全身麻醉,清除陈旧的肉芽组织,然后也对邻侧手术台上的夫人施行全身麻醉,再割下她右大腿四片皮肤,植在周金耀的创口上。补皮手术后,以金属线网贴布覆盖之。经过四天后,所种植的皮肤片周围形成血饼样物质,遂至脱落。后来经兰医生推想,认为所移植皮肤面积过大,所以改变方法,经过一个多月后,复采取周金耀自己左大腿的少部份皮肤,以细片撒播于创面,这些小片皮肤遂逐渐生长起来。四个月之后,再施行第二次植皮术。“兰医生娘”这期间除了护理金耀的伤口,还送他学校的课本,为他补习功课。一年后,金耀的创伤终于痊愈。 兰医生夫妇在台湾的日子,感人的故事不断的发生,他俩力行“神爱人”的风范影响了同服务于彰化基督教医院的同事,也给病患带来不 医术上的高明,减轻病患的痛苦,更如春风时时拂过求医者或家属们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