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信科学万能的博士-张郁岚

 

  迷信科学盲目反对基督教

  多次奇病祷告得愈仍不信神

  学会算命相面照旧不能解决人生意义

  辩论三年看见圣经预言准确不能不信耶稣

  反对宗教

  本人十九岁前是在北平市立中学读书,那时对于任何宗教皆是一窍不通,虽然如此幼稚,我却断定一切宗教皆是无稽之谈,皆是捏造、神话,不过用以欺骗下愚,补救法律的不及而已,自信像我这样一位知识份子,哪能被它愚弄?无形之中产生一种敌视宗教的心理。

  反对圣经

  同室有位天主教徒,他有一本皮面金边圣经,四年之久,我却未曾翻阅一次,我与他的本人虽甚友好,可是对他所信耶稣,好象水火不能兼容,每次题到“耶稣”二字,莫不冷讥热诮,横加毁谤。时常在他跪下祷告的时候,站在他的面前,享受他的敬拜,时常学他喃喃的祷告,手划十字,不住的叩拜,以做笑谈,一天他在天主教中受到神甫一点刺激,我便借机诋毁天主教,甚至激动了他,竟将自己的圣经撕毁,他的二姐原在上海修道院内剃发修行,不与家人往来,已有几年之久,我又说服他的母亲,与他母子一同赴沪,赶到修道院中去见神甫,硬将他的二姐接回母家,旋即促其许配一位姓王的留德同学。

  那时倘若有人问我,你既如此反对耶稣,诋毁圣经,一定对于圣经很有研究,很有认识,想必对于圣经一定读过好多遍了!请问圣经分几卷呢?启示录在头一卷呢?还是创世记在头一卷呢?若果如此问我,我必哑口无言,茫无以对。说起真是可笑,别的书籍总得自己读过一遍两遍才敢说好说歹。但是对于圣经我们总是盲目批评。回头一想,真是愚顽已极,罪该万死。

  迷信科学

  中学毕业之后,抱负很大,相信惟有科学能够解决一切,认为国内大学徒然浪费光阴,毕业之后,不过一位委任十六级的小科员而已;如到外国,同样读书几年,回国之后,就可充任大学讲师、教授,如此一算,不如迳赴外国,从大学一年读起,较为简捷彻底。终至求得父母同意,渡海赴德学习化学。那时靠着自己聪明,加上少年苦干实干的精神,每天中午就在化验室中,一面吃着面包,一面做着实验,每天要比西国学生多做三小时的实验,晚上再请助教加工补习,夜间温课直到更深,若果睡不着觉,就吃安眠药片,所以不到四年功夫,已经完成大学课程,虽然科学国家的德国同学也是望尘莫及,因我实验工作迅速准确,教授同学一齐称我“魔术家。”那时只有一个认定,惟有科学才能救国,惟有科学才能搭救穷人,惟有科学,自己才有出路,惟有科学发达到了一个程度,才能明白天地来源人生究竟,所以立定志向,非得一个博士学位不可。

  那时一味迷信科学,从未考虑有神无神,有无灵魂,死后有何遭遇问题,更未想到科学有无缺点,科学能造飞机、汽车、潜艇,它能创造有生命的蚊虫、蚂蚁、小虾吗?科学能够改变物质形态,性质与成分,它能改变人的道德品格吗?科学能造原子武器,毁灭世界,它能毁灭人间罪恶,嗜好,凶杀,斗争吗?科学能以给你物质文明,生活享受,它能救你免去永死永刑,叫你灵魂得救吗?这类未来事情,不只一概漠不关心,而且深信必有一天科学定然会解决的。

  炸瞎双眼

  一九二三年夏季,升入研究院中,从事博士论文研究工作。十二月二十三日那天晚上,正在灯下研究,配合一种新的化学物体,不幸突然爆炸,双目当即失明,两眼的黏膜角膜均被氯酸烧毁,变成毛玻璃的形状,不能见物。旋被扶到本校医院,眼科专家都认为无法医愈,本人受此打击,万念俱灰,感觉人生虚空,前途亳无盼望,欲图自杀了此一生。这次遭遇正如一个小孩吹肥皂泡,越吹越大,正在五光十色,飘扬旋转,耀人眼目之时,忽然扑的一声,化归乌有,人生幻影也是如此。

  急难思神

  当我双目失明,呻吟病床,名医束手,金钱失效,学位权势不能救我的时候,迫我对于人生之意义重行加以考虑,人类从何而来?死了往何处去?活着究为什么?到底有没有神呢?想到宇宙众星之运行,日月之转动,四季寒暑之循环,均有一定的规律,既有规律,似乎应有一位大能的主宰定规这个规律,管理这个规律才是。想到这里,就在无可奈何之中,跪在床上,试做一个祷告说:“宇宙的主宰呀!若是有你,你必无所不能,你既造我眼睛,必能医我眼睛,造表的人难道不能修表吗?你若叫我眼睛好了,便真有你,我就一定信你,也尊敬你。”这是我的人生第一次的祷告。

  此后一只眼睛日渐转好,四个礼拜出了医院,再经两次开刀,又用嘴唇里的薄皮补入眼帘,眼皮也能上下活动了,大学眼科医院院长用我作为示范教材,告诉学生说:“这样不可能好的眼伤,竟然治愈,是因用了某种某种方法。”认是科学一件奇迹。此后我的博士学位,就是用一只眼睛获得的。

  刻变时翻

  病愈之后,以前的欲望再度活跃起来,对于神之存在,不只半信半疑,而且置之高搁,以为眼睛能好,是因德国医学高明,不一定是神听了我的祷告。二十五岁得了博士回国,一度执教北京大学,此后十年,官运通达,活在名利场中,嗜好日增,更少想到神的存在。

  一九三三年,我的独生小女忽然病故,人生再次受了严重打击,此时不去自省己过,反而怨神不该如此做法,认为这事结果似乎证明没有神之存在。

  转信命相

  自惦人生一切遭遇,不过由于机会与命运之巧合而已,于是转信算命,专请一位算命先生来家教我排算八字。本人足迹所到之处,凡是著名算命先生,相面专家,莫不一一过访请教。不惜高价,批算流年、八字,细算终身大运,历年记录累集起来,装了一手提箱,视为至宝,时常取出研究,对照命运实况。每次逃避警报,必要带到防空洞去,后来本人也会算命,算得相当准确,有时却是胡说八道。

  神医脓肿

  一九三七年抗战初起,本人率领本司员工及其眷属数百余人,自京迁渝办公,路经长沙之时,腿部突生一个外症,约有桃子大小,红肿烧热,体温经常三十八度,住院二周,终不见愈,医生检查,说已化脓,需要开刀。我因怕痛,再次想起神来,决意溜出医院,找神弄个明白。于是溜出院门,坐上人力车,即命拉到礼拜堂去,他问拉到哪个礼拜堂呢?我说随你拉吧!到了一个大礼拜堂,空无一人,空气静肃,顿生敬畏之心,于是脱帽站立,心里暗暗说道:“神呀!我对你的存在始终怀疑,请你不要见怪,你再准我祷告一次,你若叫我外症不开刀就好了,那便证明我的眼睛也是你医好的,我一定信你。”可惜那个时候,没人领我认罪,接受耶稣为我的救主;虽然如此,神还是听了我的祷告。回到医院之后,医生改用电疗方法,外症脓疱一夜消去一半,再过两天完全好了,体温降为正常。照理不应再有疑惑了,可是败坏的我,又以为病之所以能好是由于改用电疗的关系,与神无干。其实短波电疗不能消除脓疱炎症。

  长期管教

  次年冬季外症复发,又患恶性疟疾,更加高度神经衰弱。每次发作之时,头脑完全空白,心跳一百三四十次,呼吸急迫,气闷窒息,生不如死。怕楼塌不敢住在楼上;怕失眠,怕事烦,怕发病,越怕越发。住院月余,外症终不收口,神经衰弱一日数次发作。屡次祷告,亳无功效。感谢父神,祂早知道我的性格是刻变时翻的,是顽梗不化的,是忘恩负义的,祂使这病延长两年之久,迫我寻求真神。

  追求真理

  当我住在医院时候,有位未信主的同事劝我读读圣经,解除苦闷,我便买了新旧约圣经一本。不读反好,越读越糊涂了,越读问题越多。圣经是神启示的吗?为何如此不通呢?人如何能是泥土造成的呢?五经是摩西杜撰的吧?雅各诡诈,以扫忠厚,神为何喜欢雅各,厌恶以扫呢?耶稣死了怎能复活呢?耶稣在二千年前所流的血,如何能洗我现在的罪过呢?恐怕圣经是伪造的吧?若是伪造,为何中外历代学者,甚至大科学家也信耶稣呢?也许另有高见,是我未能明白的吧?于是邀请一位传道先生每天来家请教各项难题,希望开我茅塞。本人问题之多,犹如机关枪弹之发射,问得传道先生哑口无言,面红耳赤,辩论得青筋突露,言词急躁,我是存心请解疑问,他却疑我故意辩难,不到四天,他便谢绝不来了。以后随身带着纸条,上写三四十个问题,见了传道先生就问,如此三年之久,圣经上面打了许多问号,打了许多叉字杠子。

  找到正路

  多方追求既然不能解决,要我盲从实又难以听命。一九四○年,邻居蔡老太大家中,有次家庭福音聚会,约我去听,所讲之道与众不同,以后便到基督徒聚会处听道,听了几次福音,颇感兴趣,一部分的问题也就得了解答,可是他们所讲所传皆以圣经为凭,我则根本怀疑圣经。说什么耶稣宝血赎罪呀!一信便得永生呀!说得虽好,若是圣经是假的,那么他们所传,我们所信,岂不皆是盲从落空吗?圣经是真的吗?它的来源如何?皆是我心迫切所要知道的!正在疑难之间,借到《古事今谈》一册,内客专门证明圣经是神所默示的,是用辩论的体裁写的,一问一答,丝丝入扣,非常合理。蒙神借这小书开了我的心眼,使我不独确信圣经是神默示,更能坚信有神,也能相信圣经所记的耶稣是真确可靠的事实。其中几点最能叫我相信的:

  一、圣经是由四十几个作者经过一千六百多年方才写成,作者地位不同,生活学问不同,出生地点,见解,习惯一概不同,却能合写一书,没有矛盾,能叫知识份子相信敬拜而得到幸福,若非真如圣经自称:“圣经都是神所默示的,是人被圣灵感动说出神的话来。”其它无法解释。

  二、这本圣经之上满载预言,大胆说明未来必成的事,说到民族未来必有之遭遇,古城未来之变迁与寿命,说到救主如何降生,如何受死与其如何生活工作,对照地理历史的事实,莫不一一证实不爽。

  三、圣经预告科学上的事实,恰与现代科学发现的事实完全符合,预言地球是圆的,而且悬在空中,并且说出它是不住的转动,如同印刷的滚子一样。

  四、圣经更借一个活的犹太民族的遭遇见证它的真确,圣经说明犹太民族将要亡国,却又独居不与别国同化,历代史实果然如此。圣经说她要在万国之中被人抛来抛去,成为凌辱、讥笑、咒诅,历代记事又是何等印证。圣经说她还要复国,今日果然就在一九四八年成了以色列国。(务请参阅《圣经是神默示的吗?》一书,那里写了十一点,证明圣经是神默示的。)

  企图赖罪

  想到圣经如果确是真的,天堂地狱一定确是真有的了。那时心中便觉有点害怕。详细查考,圣经明说地狱是有的,“痛苦,是永永远远的,火是不灭的,虫又是不死的。”我便更觉害怕,但我一想我虽有罪,可是不能要我负责,我之犯罪是因一出母腹就有罪性,这是天然如此,我既照着我的本性行事,如何又能刑罚我呢?不但不该受罚,且该得奖才对,神若判我应下地狱,我必与祂辩论一番。于是准备将这问题题出请求解答。某次交通聚会,我便先发一个问题说:“假若有个木匠造了一把椅子,有人过来往上一坐,椅子立刻裂为数块,请问怪椅子不好呢,或怪坐的人不好呢,还是怪木匠工做得不好呢?”我问这事的目的为要将我犯罪的毛病赖在神的身上,怪神造我造得不好,所以我会犯罪,若祂把我造成一个不能犯罪的好人,我自然不犯罪了。争论许久不能答复,一位弟兄有些不大耐烦了,立刻起来读罗马九章二十一节:“窑匠难道没有权柄从一团泥里拿一块,做成贵重的器皿,又拿一块做成卑贱的器皿么?”那时我便很不满意的回答说:“神既造我为卑贱的器皿,当然我是污秽的。这是神定规如此,祂既定规要我如此,为何又来嫌我如此污秽,弃之罚之,叫我下地狱呢?造我没造好,又罚我的不好,谁负责任呢?”

  他们无言以对,后来我才知道神所创造的人类始祖本是良善无罪的,但因始祖受诱不听神命,吃了禁果,人类从此堕落,才有罪性。但神知道我们无辜受了罪的遗毒,落在罪中,非常可怜,神就为了我们的罪过,预备了救法,就是赐下祂的独生子耶稣,担当了我们的罪,替我们受死流血,赎了我们的罪债,只要我们接受祂的替死救法,即得赦免,又得永生。经上记着说:“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的人必被定罪。”神是只定有罪而不信的人为罪。不错!你罪是一出母腹即有,是糊里糊涂得来的,但神也只要你一信耶稣,罪过也就得到赦免,不必你去行善,将功赎罪,所以神是公义的神!

  神又不能造你为一个不能犯罪的人,那么,人是一部死的机器了,没有自由意志了。请问你要不要一个死的不能犯罪的机器儿子,你既不要,神也不要机器儿子,所以神造人时,必需造成一个能犯罪也可以不犯罪而有自由意志的人。

  蒙恩得救

  那晚的辩论毫无结果而散,散会之后,有位比较有经历的弟兄约我次日再谈一次。那天就是一九四一年正月二十四日,就是我蒙恩得救的那一天了。谈话之初,他先作个祷告,室内空气即变严肃;旋将约翰福音三章十六节:“神爱世人,甚至将祂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祂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读了一遍,解明主耶稣如何替死赎罪之理。正讲到流血救人的时候,我便觉得身上所有的罪恶都归到耶稣身上,这罪再随主的宝血流出去了。好象罪的重担,从我身上一齐脱落,从头顶到脚跟忽然轻松起来。旋即问我:“你是否相信这个事实呢?”我既承认圣经是神的话,所以毫无疑问的字字相信,句句称是,他便邀我一同跪下祷告,认罪求赦。我的祷告出于至诚,心被恩感流出眼泪。起来之后,再读约翰福音五章二十四节:“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那听我话,又信差我来者的就有永生,不至于定罪,是已经出死入生了。”再问:“你已经出死入生了么?”我说:“神是如此说的!”再问:“神说你得救了,出死入生了,你说得救了没有?”三问两问,心眼被神开启,知道已有永生,不至灭亡,是已经出死入生了。于是内心充满喜乐,再次跪下谢恩。事后急忙回家,告诉内人我已得救了。我自蒙恩之后,直到如今十四年有余,对于我之得救,坚信不疑,因为圣经上说一信就得救,不凭自己感觉,只凭神说的话,以后一直过着前所未有的平安喜乐的生活,一切嗜好自动脱落,实在尝到真实人生的意味。感谢主恩不尽。

  不到两月,内子也得救了,因她知道我必上天堂,很怕自己落在地狱里,这样如何得了呢?不只受苦要到永远,更怕不能同在一处,永远分离。于是迫切祷告,认罪悔改,接受耶稣为她个人的救主,当场看见异象,有一很大的“信”字显在她的心中,异常欢喜,那时她也蒙恩得救了。